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艺术

傣族非遗:那些交织着美与哀愁的瑰宝
发表时间:2017-11-20   来源:腾冲文明网

五合乡联盟社区是以傣族为主的少数民族社区,居住着近三千名傣族同胞,有七位傣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其中腾冲市级六人,保山市级一人。技艺种类分织锦、麒麟舞、竹编、民歌、武术。这些古老的技艺传承,承载着一代又一代傣族人的智慧和汗水,在今天依旧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是我国的“文化遗产日”,我有幸参与了五合文化站走访慰问“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活动,这次走访的对象多为傣族,分别散居于联盟社区的各个村落。

六月的五合暑热依旧,乡间小道旁草木茂盛、绿树成荫,有鸣蝉和蟋蟀在其间有节奏地吟唱,踏过青石小路,走入凤尾竹浓郁的树荫里,不久便到达了傣族村落——帕连,这是一个刚刚实施过传统古村落项目的自然村,村道干净平整,两旁立着孔雀造型的路灯,傣味十足。

傣族织锦工艺传承人劝自美大娘便居住在这个村里子。83岁的她皮肤白皙,一身蓝色的衣服,清秀整洁,说话的声音温温软软,尾音上扬,别有傣家的气质和韵味。她和风细雨地与我们交谈,对于我羡慕她的那一身衣服,她更显得谦和“现在的人都不喜欢这种老土布衣服了。”她却不知,那一身剪裁得极为合体,质感较好的衣服胜过了那些款式新奇,布料普通,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作业多少倍。

老人数十年来衣服都是自己织布、裁剪做成,光织布的线就有浆煮、曝晒等数道工序,再千线万线织成布匹,然后裁剪、缝制,不知有多少时光抛在其中。据她介绍,他们傣族人所织之布,一种名为“色芒盖”,另一种“色芒娜”,区别在于一种有花纹,一种无花纹,老人收过许多徒弟,其中一位也成了非遗传承人。

老人儿子人送外号“王子”,“王子”体型清臞,身穿自家缝制的浅灰色衣服,清秀挺拔,衣冠楚楚,还真有了几分“王子”的气质。

时光向前,方便、快捷已经成为现代生活的一大标志,还有多少人愿意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给自己做一件衣,织一块锦?那“沙沙沙”的织布声又成为了多少远走他乡游子心头最美丽的哀愁?

岁月更迭,佟家庄村道上的石板被磨砺得分外光洁,有些甚至断裂,碎成尘埃,小道蜿蜒向前,傣族竹编传承人曩永庆家便在道旁的民居里,竹编的桌子、竹编的背箩、竹编的垃圾桶……并不富裕的家庭因为这玲琅满目的竹编制品显得格外生动别致,我在房梁上看到了儿时捕鱼的倒须笼、屋檐下挂着竹编的酒葫芦、竹子做的灭蝇器、甚至连厨房的墙壁也是竹子编的,细细密密的竹编墙壁上均匀地抹上了一层牛粪与泥土的混合物,平整又结实,真是质朴又用心的生活。

曩永庆老人也已上了年纪,风霜浸染过的笑容里有一种孩童般的纯真,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自己的这门手艺。光影斑驳,竹香淡淡,时光仿佛逆流了,我又见到了我的外公,老人家也喜欢在晨光中破竹、削篾、一点一点,编成各种用具……可惜,时光永远地带走了他,也带走了他的手艺,只遗下记忆深处的点点温暖的回忆,一年一年,渐渐模糊。

杨正秀

曩恩凯

岛子贤

继续走访,我们分别拜访了傣族织锦工艺传承人杨正秀、麒麟舞传承人曩恩凯、傣族民歌传承人岛子贤……

 

时间在指尖穿梭,那些古老的技艺和艺术渐渐淡出了人们生活,而今为数不多的传承人被文化部门精心呵护保护起来,偶然靠近,有关童年有关故土的回忆犹如春日的种子悄悄萌发,一种对于过去生活的美丽的哀愁萦绕心间,久久不能消散。(来源:腾冲文创)

 

责任编辑:孙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