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宣传工作 > 宣教

芒棒尽头街:说不尽的年味浓
发表时间:2018-02-13   来源:腾冲文明网

所谓尽头街,其实就是农村腊月里过年前最后的一次街子天。其他地方可能叫“赶年集”或“赶年会”,而我们这里大多都叫它“尽头街”。顾名思义,尽头也就是一年过完到头了,赶完这次街马上就进入新的一年了。

每到尽头街,街上就会人山人海。芒棒街五天一赶,街子天总是热闹非常的,不过,赶上尽头街,这份热闹显得尤其热烈而美好。还没走到街上,已经要被浓浓的年味包裹住了。长不过一公里的集市,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来赶街的人随意地顺街子两边一个挨一个摆上自己摊,红对子,红灯笼,水果蔬菜、漂亮衣服、各种各样让你忙不上叫出名字的年货热热闹闹的堆在一起,让你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洋溢着红红的喜庆,仿佛一年的收获和来年的福气全被摆上了。

站在街子头,自己似乎回到了拽着外婆衣裳尾巴赶尽头街的小时候。于是我对于街子上的老物件便感到格外亲切了。街子拐角处,红红的塑料布支起了简易的帐篷,剃头的老师傅技艺娴熟的为刚坐下的小伙子理着发,手中的剃刀滋滋的响着。看到我拍照,大爷亲切的跟我聊天“这在城里怕是不常见咯”。是啊,如今在城里,想要理发实在是方便得很,但却少了很多仪式感。老话说“正月不剃头,剃个小晃头。”所以趁着过年前,理个发,把自己拾掇干净,让所有的不愉快随着剃刀轻轻拂去,清清爽爽的迎接新年,也是对过年一份美好的希冀了。

转过街角,我的目光禁不住被买布鞋的老奶奶吸引住了。一双双千层底的老布鞋都是奶奶一针一线纳出来的,比起款式越加新颖漂亮的时装鞋来说确实算不得精美,但穿过的人才能感受到它的结实与舒适,细细密密的针脚里不仅是扎实的技艺传承,更是对远行人深深的祝福。似乎记忆中,奶奶也曾为我纳过那样的布鞋,坐在夕阳的余晖里,将满满的祝福和期望穿进丝线里,缝进厚实的鞋底里。

 

街上最幸福的莫过于小孩子了。对于小孩子来说,逛尽头街最少不了吃的。儿时的我逛街子,眼珠儿也总是被各种各样的小吃带走的。红红的糖葫芦看着就非常讨喜,脆皮的米糕、清脆的西瓜、颜色漂亮的棉花糖......从街子头走到街子尾,肚皮保准能撑圆。其实重要的也不是吃啥,借着这样的尽头街,全家老小一块儿出动,热热闹闹的逛个街便是十分美好的记忆了。

赶尽头街,买年货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还在于能遇着很多想见到的人。出门在外的人在这时候大多也都回来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也不着急着置办年货,碰到相熟的人总会停下来,问候几句暖心的话,谁的心里都热乎乎的,也算给即将到来的“年”增添点喜气。回到家里,茶余饭后和家里人也有话好讲:今天赶街遇到谁了,身体咋样咋样。

5点左右,街上热闹的人群逐渐的褪去,叫卖声减少了,摊贩们也陆续收拾着摊子,街上三三两两的人在走着。一场突如其来的热闹,在狗年里沸腾了一天,却在阳光渐渐西落的时光里,慢慢恢复平静,留下一大段一大段对狗年春节的期盼!

归途上,满载而归的人们喜气洋洋,一路走一路说笑,有说不完的开心话。阳光温暖,山脚下,龙川江水晃悠悠地朝远处流去,太阳的光,从江面上反射上来,特别耀眼。春风还是一个劲的刮,年的脚步临近了,又是一个富足的年......(文/图 腾冲市文明办 芒棒镇政府 熊仕祺)

 

责任编辑:孙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