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宣传工作 > 宣教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发表时间:2019-01-03   来源:腾冲文明网

一、父亲的特权

据父母讲,在那个时代(六十年代)年轻时的他们也算蛮拼的,一个响应国家号召入伍当兵复员进厂当了国家工人,一个参加社教工作队后也进厂当了国家工人,却因为工作而天各一方,两地分离,母亲独力抚养三个孩子,父亲独力建房,终于熬到退休回家安享晚年了,但两人意见分歧又日渐多起来了,每日吵吵闹闹,到孩子们回家时父母又喋喋不休的要找孩子们评评理,谁对谁错,一个好强,一个又不愿让步,老是针尖对麦芒的谁也不让谁,像前世的冤家。吵了一辈子闹了一辈子,闹来闹去我们做子女的也看不懂了。

不管怎么闹,不变的是每天母亲做饭时总在锅里用饭碗炖两个鸡蛋,鸡蛋磕破后直接放入碗里,不调成蛋液,撒点草果面,有时漂一层茶油或者核桃油,如果没有这两种,母亲会提前炼好香油,炖时滴上几滴油,吃饭时端上桌往往有草果的芳香,和着淡淡黄色的油,这道菜便成为童年记忆里可望不可即的无上的美味。记事时看着父亲慢条斯理的享受吃炖蛋的殊荣,作为孩子的我们常常埋怨母亲的偏心,每次母亲都会说教我们一番,爸爸在外面工作很苦很累,我们要体谅的,我们每次只好装作不爱吃炖蛋的样儿,母亲每次都会说我们是 “馋猫不吃炖蛋”,说我们乖,而每次父亲都以太腻了他不爱吃,母亲不做声,低头极快的给父亲夹上一个,父亲笑眯眯的吃上好久,父亲是不给母亲夹菜的,母亲有胃溃疡对于鸡蛋一类的食品是不吃的,席间我们吃饭有父亲在时,我们也是不敢多话的,父亲吃好后,我们的福利来了,碗里还有父亲吃剩的炖蛋,母亲一般会将碗给表现好的孩子拌饭吃。

母亲常讲让我们要好好孝敬父亲,说父亲太苦了,作为家中长子,很早就独力支撑起了家庭的重担,常念父亲的好,但唯独不谈自己。其实母亲对父亲的好,任谁都看得出来的,看到父母拌嘴,妻子都会说:“你父母的感情真好,学着些。”因为彼此的距离,又因为彼此的牵挂,在那一段苦难的日子里,两人相互扶持一直走到今天,在彼此心目中都有着不能被取代的重要位置。最深沉的爱即是相濡以沫的陪伴,无所谓孰对孰错,吵吵闹闹也是爱,明白了这点,再听闻父母的争执时,觉得好温馨。

二、母亲的矜持

一直拒绝生病的母亲还是病了,还是要住院开刀的那种,手术前母亲右腿疼得厉害动弹不得几近瘫痪,从不让人搀扶,整夜整夜地疼也不吱一声,就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吃两片止疼药,嘴里随时念着,诸如:病好点就要回去了,家里没有人照料不放心,养的鸡种的菜没有人招呼可不行,妻子背着母亲说老妈每天的碎碎念挺烦的。母亲一辈子要强,就算是当骨质增生导致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右腿神经疼痛时,母亲疼到动都不能动一下,疼到流泪,却依然忍着不吭气,即使这样,在和儿女们通电话时,妻子很不解,明明刚刚还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但一接到儿女们的电话时,立即精精神神犹如常人,“我好多了,你们不用担心,好好忙你们的工作吧!” 望着日渐消瘦的母亲,回荡耳边的还是那句“我好多了,你们不用担心,好好忙你们的工作吧!”

一直照料母亲的妻子埋怨不已,身体不好就直说好了,干嘛老是说假话,能不累吗?医生查房时,问她“老人家,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之类的话,母亲一张口就是,“医生,我好多了。”搞得妻子对母亲腹诽不已,“妈,你总这么说,医生怎么知道你病痛的真实情况,又怎么能对症下药呢?” 照料母亲在子女们看来很揪心,中药热敷需要解开母亲的衣裤,行动不便的母亲除了父亲的帮忙又谁都不要,再三的劝说下好容易要妻子帮衬着点,只要母亲能做的她便不会让别人帮,包括这次住院手术都是她在了解到如果再不手术的话,余生将要在时时疼痛中,在轮椅的陪伴下度过,听了这话后母亲才最终下定做手术的决心,同意手术的原因很简单,母亲不是怕疼,而是不想因病拖累子女。手术后的母亲感恩的心溢于言表,才见主治医生就忙不迭地说,感谢医生将她从病痛的折磨中解救出来,感谢医生让她告别了今后坐轮椅的风险,主治医生竖起大拇指说:“老人家,你太坚强了,能忍得那么厉害的疼。”“没有没有,还是你们医术高明”母亲有点赧然地说。年轻小护士来输液时,总要摸索打几针才能找到母亲的静脉,每每此时面对手忙脚乱的小护士,母亲都说没事的,你们慢慢来。母亲是苛刻的又是宽容的,她的宽容给了别人,却苛刻的对待自己,不为自己考虑,全念着别人的好。

母亲老了,曾经的红活圆滑的肌肤已满布大块大块的老人斑,甚至她羞涩的卷起裤管,给我们比较她的右腿和左腿的粗细。面对母亲我没有诗意,有的只是母亲的矜持与坚忍及由此生发的敬意,一个苦了一辈子从不知什么是享福的老人,一个为了不耽误子女工作而执意要出院的母亲,一个不顾自己行动不便也要为了照料老伴而执意要办出院手续的母亲,面对母亲我不想说,也不想做,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面对日益苍老的父母我能做什么,回家看老人时的那一大兜药吗?扪心自问,备受煎熬,时光易逝,能否慢些,让我慢慢陪着你变老。(腾冲市明光中学 张文灿)

 

 

责任编辑:孙 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