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资料库 > 图库

蒲川:终难忘彼时茶香萦绕
发表时间:2017-12-21   来源:腾冲文明网

所有记忆中氤氲的茶香,都与故乡和亲人有关。

我的家乡蒲川是腾冲南部的茶叶之乡,因当地气候温润,适合种茶,茶叶产业已然成为农家的经济支柱。蒲川人都喜欢喝茶,尤爱喝自己栽种的春茶。

冬日午后,一家人围坐火塘边,守着暖暖的一壶茶,在茶香弥漫中唠家常、烧红薯、烤饭团,其乐融融。从小到大,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美美,不会喝茶、不懂分鲜叶的等级么,你就白白是蒲川人喽!”

我对茶叶的特殊情结源于我的父亲。1990年的蒲川只有少数几家家庭式茶叶作坊,因有了勤工俭学的政策,腾冲第六中学的校办茶厂平山茶厂顺势而生。当时父亲和同事接手了平山村公所一百亩濒临死亡的老茶园,一套陈旧的加工机械和几间破旧不堪的厂房。刚起步的半年,父亲吃住都搬到厂里,这个前途堪忧的厂子俨然成为他最疼爱的孩子,从鲜叶选取到茶叶的揉捻、风选、筛拣、分等、装箱等,每个环节他都亲力亲为,不敢有丝毫懈怠。

最初的日子里,我们都不喜欢父亲身上那股发酵的茶叶味。每次到茶厂,在轰鸣的机器声中看到一脸倦容浑身灰扑扑的父亲,弟弟总往妈妈身后躲,父亲那双张开的大手便尴尬的停在半空,无奈的笑笑,然后吩咐工人做事。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常开着一辆深蓝色的双排座二手农用车到处推销茶叶,他是司机是负责人也是推销员,那个随身携带的已经脱皮的黑色人造革皮包里装的往往都是一大沓单据和寥寥几百块钱。

父亲常对我们说:孩子,人生如茶,会苦一阵子,但不会苦一辈子,我们做事要有恒心和毅力。慢慢地,茶厂一步步走入正轨,百亩茶山奇迹般起死回生,每次置身于一片鲜绿的茶园中,父亲总像个孩子般开心。茶场在为学校创收的同时也改善了乡亲的生活,越来越多的顾客开始主动预定和购买茶叶,我的表姐表哥也开始到厂里学习收购鲜叶和做茶。

鸟鸣溪行,花妍木青。清凉山下蒲窝河畔,层层叠叠的茶园里,丘丘春茶长势良好、鲜嫩无比。

茶农们纷纷把采到的鲜叶交售到厂里,过磅、结算,然后一个个数着钱满意离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种植茶叶,老百姓的生活日愈改善,家家户户渐渐添置了大彩电、洗衣机、摩托车等等。几株古树茶、一园台地茶……这些成为蒲川人代代相传的“祖传财产”。

1994年初,父亲注册了大蒲窝磨锅茶,因价格实惠茶味好,大蒲窝茶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并接受。离家在外求学的日子,大蒲窝茶陪伴了我三年青葱岁月,直到如今我依然觉得那是我喝过的最纯最好喝的茶。课间,我总喜欢撮一把茶叶放在手心里,闭上眼睛深闻,一股家乡的暖味和着植物的芳香钻入鼻腔。将茶叶放进玻璃杯里,倒入烧开的水,随着针针叶子翻腾、盛放,淡淡的清香便在丝丝翠绿中飘散开来。浅浅喝上一口,微苦中透着回甜,苦尽甘来,这不就是生活的味道吗?那些沉沉浮浮的茶叶正如人的一生,有起有落,最终定会走向平静美好。

因与茶结下的不解之缘,我最敬佩的父亲经历了一段跌宕起伏的历程,在一次出差送茶途中发生车祸,深受重伤的他不得不办理病退。随后几年,大蒲窝茶也慢慢退出市场!对于曾倾注了太多精力和心血的大蒲窝茶,直到今天,父亲心里仍有遗憾,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惋惜和心疼。

好在近几年,当年跟父亲学做茶的表姐、表哥依然钟情于茶业,表姐在保山经营的早露茶庄生意兴隆,表哥的驼峰、老咚瓜、晨润古树茶在市场上颇受欢迎,这也是父亲最引以为傲的事了。他常到表哥的古茶园和体验店“巡视”,提意见建议,姑娘小伙们都亲切地叫他“和蔼的巡视员舅舅”;他总喜欢跟大家聊自己的老晰侄子(表哥)和珍会侄女(表姐),聊他与大蒲窝茶的不解情缘,滔滔不绝。我的父亲,品行如茶,淡然质朴,对生活永远那般乐观、豁达!

每逢表哥出了新茶,总不忘给家里送些来,而我每每开玩笑说:“反正我家有咚瓜和驼峰,我们这辈子喝茶都不用买了。”表哥仍是嘿嘿嘿的笑笑,然后忙不迭声说:“不消买不消买,是舅舅把我带上茶叶之路的,你们负责帮我品茶就行!”

时光流逝,那些漫山遍野层层叠叠的茶绿、那些弥漫于心间的缕缕茶香、那些父老乡亲引以为傲的丘丘茶园,时常萦绕在我心间。正因有了一批批老茶人的奉献和坚守,再加上后人的传承和创新,蒲川的茶业才发展得越来越好。而今,曾在人们眼里“最穷的南片人”生活蒸蒸日上,大家纷纷学茶艺、考茶艺师证,“茶叶旅游小镇”成为清河的一张熠熠生辉的名片。

清茶几许,人生百味,无论时光如何变换,我对茶的喜爱始终如初。闲暇时,烧水、拣茶、温杯、醒茶、冲泡,在袅袅娜娜的茶香中,摆几样可口的小点心,或邀三五好友、或家人围坐桌旁、或一人捧书静坐,在满屋流泄的音乐中,窗外的天空总是呈现出柔软安静的湛蓝,让人的心也变得沉静下来。

在等待一杯茶从烫口到温手的时间里,你会想些什么?淡淡的味道,低调做人;浓浓的香气,高调做事;先苦后甜,柳暗花明……似水流年里,故乡的气息和暖暖亲情尽数融于一盏清茶中,芳香四溢,悄无声息的融入我的骨子里。

茶香萦绕的印迹是归乡的小路,我终难忘彼时,因着这条小路,我一次次回到家乡,寻回初心!(来源:腾冲文创)

 

责任编辑:孙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