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资料库 > 图库

小枫一夜偷天酒
发表时间:2017-12-29   来源:腾冲文明网

小枫偷天酒,一夜醉红颜。

仿佛是人间枫叶偷饮了“天酒”,茕茕细枝,一夜之间,冷红袭人。枫叶流丹,染醉枫林,一树红妆,如新嫁,却不知,谁愿给红叶做伴娘?

冉冉秋光里,西风古道上,秋色撩人,一树深红藏不住,萧瑟落寞的山边水尾斜逸而出。乾坤偌大,碧空如洗。独坐霜林,秋风吹拂红叶。黄栌殷红,苍颜独醉;猎猎红枫,叶叶通透;树树绮艳,山山轻绡。不怪杜牧停车,爱晚亭里,怕亦是“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明净清白的秋景,红黄斑斓的落叶,偶然飘零在山洼,惊艳了碧绿的苔藓;偶然意逐流水,打着旋窝,留下深深的叹息。

秋草黄,一夜凌霜,径自凋敝。渐失去水份的草木在风中瑟瑟作响,独特的草木气息或低徊或明媚,或宁静或张扬,萦绕在树梢、在天宇。聆听秋风与万物擦肩而过的低语,讲述成长的历程和回归的坦然,没有忧郁、伤感,除了悲凉,似乎还有成熟、收获、重生、回归。万类霜天在季节繁华,也在季节谢幕,也许来世再不会簇拥而绿,再没有机会与枝条沉醉,再不会沐轻风映斜阳,然而华丽的转身,生命已然完美、无憾。

雍雍新雁,万里南飞;寥寥长空,雁阵惊寒。非厌古塞笳笛,非羡南方琴月。趋暖避寒,原不过是动物觅食求生的本能。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漫天霜色,幕天席地,抱膝听风,长空雁叫,密林蝉鸣,一曲悠远的天籁在心底交响。山岚迷烟,引领南山远眺,寒风声潇潇,看江山景色渺渺。红叶披裹着山的脊梁,层层叠叠的色彩,似飞焰欲横天。消弭欲望,放空身心,举目凝望,只遵循红叶本身的美丽和飘逸。拈花如红叶,悠远宁静,此时,情愿寄居秋山。

“晓来谁染枫林醉”,如火如荼的枫林,夹杂着冷冷的露,冷冷的霜,浪漫中遥寄一袭火红的相思。“流水何太急,深宫近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一首题在红叶上的诗,从宫内流到了宫外,从唐代流到了今天,千载之下,红叶题诗,御沟春晓,流水潺潺,寻觅的心跃跃欲试。

诗人卢渥,长安赴考,偶经御沟,捡得题诗红叶。后宣宗放出宫女,许配百官司吏,卢渥得一人,即题诗红叶者韩氏宫女。红叶题诗的故事,唐宋笔记小说中多有记载,情节相类而事主各异。历史上“香草美人”的才情与艳影交相辉映,文士与美人,向来是后世文人目光的焦点所在。前者关乎自我认同,在先辈的遭际遇合中,后辈正可以“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期待一场美丽诗意的人生邂逅。后者关乎生命的质量,世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能尝美酒珍馐,何妨醉死梦乡。孤寂的人世,有了美人的点染,变得可爱与明亮,充满人情味起来。

人脉脉,水悠悠,光阴催老思念。“洛下三分红叶秋,二分翻作上阳愁。千声万片御沟上,一片出宫何处流。” 上阳宫的每一片红叶,都包含着宫女们的悲怨,这样的红叶会把宫中的流水沟都填满了,如果你认真,你就输了,正如我。

西风古道,漫题红叶,望断碧空无锦字,和恨寄东流。此情可待成追忆,也许生命就是一场奔赴,山一程水一程,即便是耗尽了光阴,也总想要抵达。就如那些跋山涉水走过的路,只为找寻最美的风景。(来源:腾冲文创)

 

责任编辑:孙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