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腾冲文明网首页 > 资料库 > 图库

明光大竹坝:那山,那水,那梨儿……
发表时间:2018-12-04   来源:腾冲文明网

 

 

大竹坝,我来了。

那山,那水,那梨儿,那暖阳,那牛羊群。

是贪恋美景还是情有独钟?是难以割舍还是与生俱有?初冬里,用一种柔情去享受暖阳的期许,唤醒心灵深处的安逸。走进大竹坝,便可一一诠释秋末初冬的深度。

 

是画,是书,是诗意地栖居。

大竹坝,你活在深秋岁寒里,初冬的入口。眼前的一切似睡梦中神游:浅浅的暖阳恣意的斜射在草地上,泛起点点金光;黄澄澄的梨儿,枝头摇曳,闪烁着诱人的色泽;慵懒而散落的牛羊群,时而低头觅食,时而静立不动地望着远方,好像回味着大竹坝无限乐趣。活在静和灵动的空间,觅回了理想的家园。这种境界里,既使人惊叹,又叫人舒服;既愿疯狂奔跑,又总想高歌一曲。

 

 

 

 

 

 

 

 

 

那树,那梨儿,演绎着大竹坝的前世和今生。

回眸,春日里雪白的梨花,嫩绿的叶儿,青青的草地,浮现脑海。如今,梨儿经春雨滋润、夏风促长、秋水寒露,泛着金光缀满了枝头,小小的身姿追捧着秋的惬意。棠梨又叫土梨或野梨,已经成熟的果子为紫黑色,变得柔软,营养丰富,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上了年纪的人情有独钟。我经不住眼前的诱惑,伸手小心翼翼地摘下一颗,当入口的那一刻,淡淡的甜味再次撞击了儿时的乐趣,不由自主让人想念,甚至忧伤。我们这一代人是吃四季野果长大的,每逢棠梨成熟,一群活泼孩子在山林里穿梭,梨树下享受着大自然舌尖的馈赠。浓情时刻,竟然有一个能让时光停滞世界。

 

是草甸,是小河,主宰了这里的一切生机。

大竹坝的草甸,以山为骨架,以草为肌肤,以流水为血液。此时,来到这儿,脚轻轻地踏在泛黄的草地上,慢慢地行走,跨过小溪,看着远山,望着近树,凝视着牛羊群,思着故人,人的心胸陡然开阔。走累了,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目视碧空,倾听近处牛羊的铃声、远处的鸟鸣,微风轻抚,鼻孔流入了草的清香,舒展筋骨,翻阅着人生的过往,心是那么的悠远,飘入了天际。这难道不是大竹坝的灵魂所在吗?

那光,那热,大竹坝秋末冬初的一缕暖阳。

腾冲大地,秋末几分寒气,冬初寒气侵袭。然而,大竹坝的中午暖得刚好。阳光从天穹撒下,落入草地,透出金光;落入梨儿,散发梨香;落入小河,闪烁波亮;落入羊群,给草原绣上了白色的大花;落在身上,暖暖的刚好,似春天的复活。此时,你来到这儿定会迷失,忘了时间。

 

是心安,是归宿,是承载一切美好伊甸园。

大竹坝的美无法言语表达,是一个承载着所有美好想象的地方。就如同一个梦境,如诗,如画,如幻,躲在大山的深处,清馨是静,静而不寂;藏在原始和现代之间,如仙子般情怀,妩媚,轻柔,内敛,便是她的娇艳,用她的柔情厮守着一片净土。也许,只有那样的一个地方,舍弃一丝荒凉、一丝单调,才担当得起如此厚重的深情。(来源:腾冲报社)

 

责任编辑:孙有福